网红

等房价跌了我就买房和你结婚

2019-11-08 06:51:1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等房价跌了我就买房和你结婚

我们等了很久。

来的是一个瘦小的女人,年纪大约有五十来岁,个子不高,带着这个岁数的女人常有的一种疲惫脸色。她蹬着一双擦得极亮的黑色皮鞋,鞋面上有一些褶皱,但仿佛价格昂贵。她的脚步很快,快到我甚至来不及看清她的五官和衣着,只记得她略微稀松的头发,扎着很高的马尾,头顶和辫子上的碎发被风吹得东倒西歪。

我冲她笑了笑,但她并不看我。她一句话也没有与我们说,从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,敏捷地开了电控门,然后我听见她的皮鞋开始踩上楼梯,一节一节。空荡的楼梯间也绝不懈怠地回应着,响亮得像咬苹果的声音,又好像变成了某种乐器。

台阶仿佛怎么也爬不完。我紧跟着那皮鞋,腿酸极了,开始有点喘息。我抬头看看那鞋的主人。她挺直了腰板走,和在平地上一样,双腿飞快地迈动着。她一定感受到了我的眼光,却丝毫不理会我。又或许她也曾斜眼瞥过我,我能想到她那疲惫的饱经风霜的脸上所露出的防备和不喜的表情。固然,或许她只是习惯于这样生活,也许她的内心正温顺地说着:噢!这可爱的小姑娘!这么想着,我感觉自己不由自主地笑了笑。但是实际上,她冷漠得像一台爬楼机器,毫不费力蹬蹬蹬地走着。

我一路向上轮流提着双腿,大约九步以后,我们几个人都一起转个大弯,而后继续向上提腿。我觉得这景象十分幽默,我们像是构成了一种带着节奏的观赏玩具,恍如这个楼的一面变成了完全透明,放置在一张书桌上,边上坐着一个巨大的小男孩,托着下巴咯咯地笑。

也许是上帝最小的儿子?

我好像想了很久,直到看到女人等在某层某户人家的门口。她仍是一言不发,又迅速取出那串钥匙,打开了黑漆漆的防盗门。我感到她用了很大的力气,因为钥匙们被摇头摆尾地撞击在门上,叮叮当当地叫唤得利害。门被扯开的一瞬间,我不知怎么的有点担心,会否跳出来一只恶犬,或伸出一双可怕的手,然而都没有。几束阳光打进了楼道,看起来像是光明的地方。于是我跟在其他人后面,绝不惧怕地走进了屋子。

她站到了一边,倚着墙。她原本是有一些佝偻的,但是站立的姿势却显得有些自满。房间里光线很足,因而我看清了她的表情,她仰着头,眉间皱在一起,带着一种不太快乐的神色。我其实应当在屋子里多转转的,可我却挪不动步子,因为也不知该看什么,但我瞧了她许多眼。她的皮鞋亮亮的长在两个脚上,皮包也像长在了身上,整个人就像从地里长出来似的,一动不动,就像这房子里的某一个家具,散发着冰冷的气息。

一个声音说,要不谈谈价格吧?

她开口了。她的声音并不好听,与我那温顺的猜想相去甚远,听起来是一个饱经风霜的女人,也许不怎么读过书,但十分精明,也略显刻薄。她非常利索地说:之前报价低了,现在要提高十万元。

问的人立刻怔住。我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,只好低头看自己的脚。空气又凝固了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我想我必须要说点什么,于是我说,房子其实不错。

没想到,她立刻像得了甚么似的,很快地回答:那是当然!然后她开始说起了房子的许多优点。我有点惊讶,她仿佛是把话放在一起说。最后,她总结道:好几个人想抢着买我的房子,你们谁出价高就卖谁。然后就结了尾,而后都不再多说话。

离开的时候,她重重地关了门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,把那双黑皮鞋踩得十分响亮。我想她一定比来时更不快乐,毕竟一个没有做成的生意、两个穷困的没法给出高价的青年浪费了她部份的生命。

天很快就黑了。我默默地走在路上,穿过小区里密密层层高高低低的楼房,经过路边高声聊着房价的老人。

初秋的夜晚并不凉爽,虽夏日已过,但仍有蝉鸣。我回头看了看那个顶层的紧闭着的窗户,突然感到有些困惑。

很难与这个世界和解啊,在很多事情上。

欢迎关注「荒蛮集」微信公众号:Tahitiii_Moon

他们是为生活而诞生,不是为思考而诞生。

印度神油是什么东西啊

伟哥真的那么管用吗?

西地那非半衰期

白云山西地那非价格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